~迷彩~
ishinovel.exblog.jp

伊死個人小説連載版+CD感言版。女性向有。僅以此TOP向櫻塚星史郎致敬。最近超懶。
★★PROFILE★★
★★LINK ME★★

連結地址:http://ishinovel.exblog.jp

★★MY BLOGS★★
本家‧香港事情

分家‧英雄事情

分分家‧漫畫事情


★★LINKS★★
林弦親的Heart's Dice
検索
カテゴリ
最新の記事
タグ
フォロー中のブログ
記事ランキング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Skypeボタン
See U in Twitter!!!
以前の記事
ファン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
No Estimate 外外外外傳──最後的騎士 The Last Knight 01
只能說同人的力量很偉大。[汗]
偶然重看殘殘(烈火大大)的外外外傳讓我飽受激勵。[笑]
這次是受到刺激寫園丁弟弟約克。
其實原來的手稿不見了n年,所以靠着受刺激的同人力量,和微薄的記憶寫下去。
外外外外外傳,向着中長篇進發中。
(失去了的手稿明明沒這麼長的)
這應該是這個系列最後的大長篇吧...[笑]

對了,這系列的角色,都由同人組識的成員們飾演的。
我是最遲加入的,讓自己撈了個小書僮的角色~每天看着卡奧羅大人~[撒花]

==========

No Estimate 外外外外傳──最後的騎士 The Last Knight
01


 薩比納後宮的生活,對約克來說,其實很簡單。

 直到「那一天」之前,約克都對薩比納後宮的生活感到很滿足。

 剛開始只是跟着其他下人做些粗活,搬搬抬抬的雜務,空閒時和里斯聊一會、大家一起在後宮探索不為人知的小路便是一天。

 漸漸,里斯因為跟隨宰相卡奧羅大人工作,忙了起來,和約克見面的機會少了,約克覺得無聊,便在宮內廣結朋友。說到「廣結」,以約克一個十五歲的少年,在成人面前不過是個小毛頭,大家有意無意間,漸漸把他當作自己的兒子或弟弟般看待。得到宮內各位年資較長的下人們喜愛,約克的生活變得豐富起來,久久才見到里斯一次,卻也增添了彼此的話題。




 到約克成為後宮的園丁,終於有了職務,是在他入宮後五個月的事。原來的園務總管夏捷盧老爹突然中風,半邊身子動不得,他留意到平日約克會和里斯在後花園見面,待人接物也很得體,覺得這孩子也許能試試勝任,於是上奏給後宮的總管,把約克正式納為園務部的人。

 約克知道自己終於有正經事做,興奮得拉着里斯在後花園中跳來跳去。

 「約克!你會踏壞草地的…」里斯被年長兩年的約克那強而有力的手拉着,又跑又跳的,一個不穩,跌在草地上,當然始作俑者也被他牽連,一併在草地上打滾。

 約克半點沒有在意跌倒在地,反而舒坦地一個翻身,大字型地躺在草地。

 「以後我會好好聽夏捷盧老爹說,讓他教我打理這裏的花草,我不會讓這裏的一草一木受損害的!」

 約克欣賞着藍天白雲,撲鼻的青草芳看,旁邊還有最好的朋友里斯,他覺得,薩比納的皇宮就是他的全部。

 「能夠進宮真好!」他不禁由衷地嘆息。

 和里斯不一樣,約克來自民間。里斯的家霍爾德諾是名門,他的兄長謝巴恩身任將軍駐守邊防,里斯進宮後,已是宰相卡奧羅的書僮,但經常有機會陪同卡奧羅參與重要政務會議。

 而約克在很小的時候已經無父無母,住在鄰人一個老奶奶的家,替老奶奶當些跑腿的小事,又幫其他鄰居看店、運送等,換得兩三餐,和老奶奶總算不愁吃喝。前年,老奶奶已有病,半年前終於因年邁過身,約克又再一個人。正好這時,宮內傳來消息,有意請一批小孩進宮內工作,鄰人們都建議約克進宮,總比無依靠來得好。約克沒有來得及想清楚,已經被一家雜貨店的店主以三十法爾賣進宮。

 約克沒有生氣,那三十法爾對雜貨店的大叔來說也許很必需,但對一個對將來沒有槪念的小孩來說,其實不重要。他當時只在想,希望宮中有三餐溫飽便足夠。

 當他把自己被賣這件事告訴里斯後,沒想到里斯會紅着大眼晴,強忍着不哭。

 「三十法爾,連一本歷史教科書也買不到…」

 原來里斯在意這種小事?

 約克想說,不是那三十法爾太少,而是書本實在太昂貴。在他居住的街道,一個法爾已能買到足夠吃一星期的麵包(當然,約克議價的本領的確很強)。三十法爾是可以足夠付一個餐館侍應一個月的薪金。

 而且,他真的喜歡上薩比納後宮的生活。自己擁有一間房,被舖是乾淨的;三餐可以和其他年長的下人們一起進餐,不用擔心儲存的食物變壞;下人們待他很好,宮女姐姐們也教他生活上的小技能…。

 如此豐富的每一天,他以前從來未曾幻想過。

 不過,里斯會為自己那微不足道的過去感到悲傷,約克在不忍之餘,亦對此非常感謝。雖然沒有親人,約克從未感到孤單,老奶奶對他有如親生的兒孫,而現在回想來,自小便生活在充滿溫情的街道上,街道上的人留給約克的,只餘下親切的笑容。

 「你忘了自己被街上的人賣了嗎?」里斯問。

 約克看看身旁的里斯,也正學自己趟在草地上。

 他笑笑,說:「忘了。」

 是的,他很滿足,無謂計較那些小事。

 宮內的生活,最有趣的,還是和年幾相若的里斯成為朋友。

 他們是一同進宮的,被安排坐在同一輛馬車中。

 當時,約克還以為,里斯也是同樣被賣進宮,後來才知道他是被推舉進來的,美其名是卡奧羅大人的書僮,聽說實際是想他隨同學習政治上的事,將來可以做到大官。

 馬車上還有好些差不多年紀的孩子,進宮不久後便分配到不同的貴族家,留下在後宮的孩子就只有他和里斯。

 里斯雖然來自名門之家,不過一點也不像一般小少爺橫蠻,反而個性有點迷糊,讓人留神少一些也不行。

 里斯老愛捧着一大堆書在看得周圍發生甚麼都不理,他試過看着書隨手把麵包沾了墨汁就拿來吃;又試過邊走着邊看書,沒看清路撞到大樹;還試過坐在走廊倚着柱子看書看到晚上沒有去吃飯。

 約克不知道「書僮」的工作是甚麼,不過見到里斯每天都看很多書,覺得他很努力,但也太拘緊了,所以常找他去玩。

 里斯進宮時也不過是十三歲,很快和約克熟絡了,大家有時結伴到偏遠一點的地方,感覺有點像探險似的,也竟然被他們發現到後宮有些小路,平日根本沒有人走過。有一次,他們留在卡奧羅大人的書房中累了倒下來便睡,還正巧遇到卡奧羅大人半夜回來看書,看到這全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男人看書時的小習慣,竟然也和里斯一模一樣。

 這些小小的事,都成為里斯和約克之間小小的共同秘密。

 可是,約克不喜歡卡奧羅大人。

 說到秘密,在約克進宮後不久,便從其他長輩口中聽說過一個秘密。

 這秘密永遠不能讓里斯知道。

 是有關卡奧羅大人的秘密。

 卡奧羅大人和當今薩比納的國王陛下艾普諾斯有染,而且宮中上下無人不知,是半公開的秘密。

 卡奧羅大人的宰相之位,是用與陛下之間的關係換回來的。

 約克不知道這秘密當中有多少是真,多少是假,只是知道,里斯是卡奧羅大人永遠的追隨者。

 每當見到卡奧羅大人那頭金髮飄掦,在宮內閃耀地經過,里斯就會和向日葵一樣,被吸引過去。里斯對卡奧羅大人的愛慕,也許已經超過了主僕的情誼,達到了他自己也不知道的境地。

 里斯常常天真地羡慕着卡奧羅大人和陛下之間那堅定的友情,也會笑着說「幸好我也有約克這個好朋友」。每當聽到這些話,約克都只是笑着回應「我當然是個很好的朋友!」,然後便轉過別的話題。

 卡奧羅大人的秘密,在薩比納的後宮中,就只有里斯一個人不知道。

 里斯常說卡奧羅大人很本事,在政治理念、實際從政施行的改革、學術上的成就等,都是薩比納最出眾的,能夠跟隨卡奧羅大人是人生中最大的喜悅。

 如此說來,卡奧羅大人靠和陛下有過一席風流才得宰相之位,也許未必是真。卡奧羅大人的確有能力勝任,才能成為國家宰相。

 可是,約克仍然不喜歡卡奧羅大人。

 在後宮中,約克經常見到朝中的要員出入陛下的房間,然而出入最為頻繁的,是身為宰相的卡奧羅大人。

 平日卡奧羅大人去任何地方都會帶着里斯,只有去陛下房間時,里斯沒有同行。

 約克把這種行為想像成,卡奧羅大人故意使開里斯,或趁里斯沒有跟着自己,才去找陛下。

 當然,一國宰相去找當今陛下,是再也平凡不過的事。

 可是,時間不對呀!

 商議國事怎麼不在大白天,偏偏要等日落西山月滿星移,提着一支洋燭去夜探陛下的房間?

 這種情景約克見過無數次,笨蛋才會不知道往後在房間內會發生甚麼事。

 雖然卡奧羅大人的確有真本事,不過他和陛下間的關係,似乎正如大家所說的一樣。

 這秘密就只有里斯不知道,實在不知應說他遲鈍好,還是天真好。

 約克不敢想像,一向崇拜卡奧羅大人的里斯,知道卡奧羅大人的秘密後,會有甚麼反應。這個秘密還是能守一天得一天,以免那小呆蛋胡思亂想。

 在約克成為正式的園丁後過了數月,里斯終於知道了,卡奧羅大人和艾普諾斯陛下之間的事。

 是里斯和約克一起撞破的。

 那天里斯要運一疊書去卡奧羅大人的房間,正好約克被路過,便自由奮勇替里斯做這種勞動工作。

 到了卡奧羅大人的房間,里斯被卡奧羅大人的藏書吸引,坐在地板上便閱讀起來。約克拿他沒辦法,只好四周執拾。原本執拾房間的工作有侍女去做,不過卡奧羅大人似乎也和里斯一樣,對生活的細節少了根筋似的,書本亂放、床舖不整齊、衣服也沒收好,侍女們清理過後不久又回復原狀。約克自問不是一個在乎房間整不整齊的人,但見到卡奧羅大人的房間,身為一相宰相,也實在是太說不過去。
 
 很快里斯便在書堆中睡着,約克騷着頭,不知如何是好。

 要叫醒他嗎?看到那張沉睡的臉,又於心不忍。

 沒辦法之下只好讓里斯在這裏小睡片刻,反正卡奧羅大人疼愛他,被發現也不會責怪吧。

 雖然約克不喜歡卡奧羅大人,可是這男人的確溺愛着自己的書僮,給他很多特權,換了是別的下人,也許早就被治罪。

 看着里斯睡在書堆中,姿勢並沒有甚麼問題,不影響呼吸,便隨他好了。

 約克隨手拿起一本書翻着看,全都是密密麻麻的文字,偶爾夾雜着圖表,都不是他能理解的範疇。約克也懂得幾個字,都是以前街上的鄰人教的,來到宮中里斯也教他認了不少字,生活上沒有太大障礙,書上的文章每個字他都會唸,卻看不懂手上的書。

 卡奧羅大人一定熟讀這些書本,難怪里斯也看得津津有味。

 面對着這樣的環境,約克頭一次感到,他和里斯之間有一種無形的距離。明明里斯就在眼前伸手可及的地方,但兩人相距大海般遙遠。

 「啊呀!我怎麼睡著了?」里斯猛然從書堆中起身,抬頭看看四周,才發現自己看書看得忘形得睡著了。

 當約克想開口安撫里斯時,同一時間他們聽見門鎖轉動的聲音。約克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拉着里斯便竄到床下面去。
 
 也因為這樣,他們一整晚躲在房間內,看到卡奧羅大人與陛下的情事。

 大床附近的鏡子反映出一頭漂亮的金髮灑落在陛下身上,金髮的主人露出平日不曾向任何人展露過的柔情。

 約克從鏡子中看到床下的里斯受驚的樣子,他急忙從後擁着里斯,伸手掩着里斯即將可能叫出聲音來的嘴巴。

 里斯只有13歲,更加是個足不出戶的純真孩子,這樣活生生的畫面對他而言已經超過限制的級數,而且對方還是里斯最景仰的卡奧羅大人和陛下。

 『艾普諾斯、艾普諾斯……叫我的名字──』

 『艾普諾斯、艾普諾斯……告訴我你喜歡我──』

 約克也難以相信,這種近乎撒嬌的情話,會出自那個宰相卡奧羅大人口中,像是得不到糖果的孩子,要繼續纏擾着賞賜的菓子的孩子一樣。

 『卡奧羅…』

 約克甚少有機會聽到陛下的聲音,在他的耳中,這只是一個男人對另一個男人動情的呼喚。

 約克馬上便了解情況:卡奧羅大人深愛着艾普諾斯陛下,而陛下容許卡奧羅大人在他身上肆意,甚至在床上欲求着卡奧羅大人。

 這一晚的事,約克永遠不會忘記。

 男人與男人之間的情事,告訴他,他正窺探着人性中最深的感情;里斯在他懷中一直發抖着的觸感,卻同時也提醒他,里斯正受到極大的衝擊。

 抱着里斯的人明明是自己,而里斯心裏想着的,卻只有床上與別人翻滾纏綿的男人。

 而更可恨的是,里斯一定大受打擊,但自己內心,禁不住對床上的兩人充滿恨意。因為,這兩個男人的關係已經傷害到里斯,自己並不是里斯的甚麼人,竟然自大得向兩個位高權重的男人投射着無力的恨意。這種無形的地位差距,和無法填補的空虛,都讓約克無地自容。

 約克從不貪求權力,不過,他想要力量,是可以保護到里斯的力量。

 這時候,約克便決定了,一定要減輕這件事對里斯的傷害,要封印自己對里斯的感情,不能讓他再受驚嚇。

 在里斯心中,「約克」只是一個可靠的朋友,這就夠了。

 「你們真會挑地方,躲在卡奧羅大人的床下能聽得很清楚,而且卡奧羅大人床邊有等身大的鏡子,一定能看到最精彩的場面!啊啊…!約克啊,為什麼你們那天躲在床下不叫我呢…」

 翌日在侍女堤雅拉打掃時發現兩人躲在床底後,便一直發出奇怪的尖叫聲,不時追着約克問當晚發生的事。

 「堤雅拉姐姐在床下的話一定馬上被發現,然後甚麼都偷看不到。」約克馬上回應着。
 
 「約克你別打破少女的夢想好不好!讓人家妄想一會不行嗎!沒情趣!」

 男人和男人的情事,一個大姑娘又有甚麼好看?何況你又不是少女…。這種事和情趣不情趣又有甚麼關係?卡奧羅大人和陛下間的事,又不是讓你們茶餘飯後用來送飯的話題…。

 為了不讓流言擴散,不讓宮內的人纏着里斯去八卦那一晚發生的事,約克對堤雅拉提出要求,請她千萬不要追問。

 「問了里斯也沒用,他根本還是五里霧中,搞不懂情況!」堤雅拉輕輕笑着,這表明了不會再去找里斯說那天的事,令約克舒了一口氣。「真可惜,讓個搞不懂的孩子看到那麼好看的事也是浪費!」

 約克覺得會去八卦這種事的人實在非常無聊,不過,也許這也代表了後宮相當太平。

 「卡奧羅大人喜歡艾普諾斯陛下,那麼,陛下呢…」

 往後一連幾天,約克常常聽到里斯在喃喃地自問,於是他知道,里斯真心希望卡奧羅大人能得到陛下的愛。

 里斯會四周向身邊的人尋求認同,希望得到他人給予的肯定,告訴他「卡奧羅大人並沒有錯」。而約克能做到的,只是替他隔開那些對卡奧羅大人不堪的流言,不讓他聽到而已。

 無論是里斯還是約克,在這一晚過後,都承受着不同程度的心理負擔。

 他們都為了保護另一個人,強逼自己迅速成長。

 里斯變得更加埋頭苦讀,想為卡奧羅大人減輕負擔。約克希望自己能各方面支持里斯,他由一個活潑的少年,在一夜之間恍若隔世,成長為一個沉穩的成人一樣。

 至於里斯的疑問,只怕,除了艾普諾斯陛下本人,無人能準確解答吧。

 又或者,連陛下自己,也沒有答案。

→Next
→NO ESTIMTE外外傳 ── 因為想守護你守護你/~迷彩~
→殘殘筆下的《No Estimate》系列
[PR]
by ishinovel | 2012-04-10 17:12 | [Novel]No Estim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