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彩~
ishinovel.exblog.jp

伊死個人小説連載版+CD感言版。女性向有。僅以此TOP向櫻塚星史郎致敬。最近超懶。
★★PROFILE★★
★★LINK ME★★

連結地址:http://ishinovel.exblog.jp

★★MY BLOGS★★
本家‧香港事情

分家‧英雄事情

分分家‧漫畫事情


★★LINKS★★
林弦親的Heart's Dice
検索
カテゴリ
最新の記事
タグ
フォロー中のブログ
記事ランキング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See U in Twitter!!!
以前の記事
ファン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
~Spring~春之頌歌  序章 亞撒和卡雅
這是多年前到現在的坑之一,在《AI》中間時就被這個故事佔了所有的心神,可惜到了現在還沒補完坑。〔呆〕

故事中6個主要角色都是自己喜歡的類型,架空的故事也是算擅長的,這可算是最個人滿足的一個故事了。^^

《~Spring~春之頌歌》只是一切的開端,後面還有夏秋冬篇,分別都是為不同的人物當主役的,這小小的野心,希望早日可以達成。

如果對架空的時代背景沒有抗拒,就請賞面進入這個異世界的戀愛故事吧!
〔是的,開宗明義就是戀愛故事,對我個人來說很少有〕



~Spring~春之頌歌
序章 亞撒和卡雅



( 1.)

 卡雅從來沒有如此生氣過。

 一邊策著鞭要馬兒加快速度,他一邊咬著下唇。

 亞撒的地位在他的心中,已不只是一個經常見面的朋友這樣簡單了,他原本也認為,亞撒也一定有著同樣的想法的;然而,事實看起來並不如是,他不禁覺得自己一直以來實在是太過有把握了。
 
 「『到皇城去充當第二帝國搜索隊』這種大事也不告訴我?亞撒你這傢伙把我卡雅當成甚麼?」

 懷著這種怒火,卡雅在亞撒出發之後的大半天,也策馬出發了。

 要不是村中酒吧的女待應妮妮姑娘告訴他,也許沒有人會願意把「亞撒出發到皇城,充當第二帝國的搜索隊去了」的事說出來。

「這件事千萬不要跟卡雅講。」在亞撒臨行之前,曾這樣千叮萬囑過村人,目的大概是不想卡雅擔心吧?

這一點卡雅自然也清楚不過。

「太過份了,亞撒,你太看小我卡雅了!」

雖然怎麼看卡雅也比亞撒這二等騎士來得柔弱,事實上,卡雅的銜頭只要一被提出來的話,是怎麼說也比亞撒有地位的。

「亞撒,我要你後悔不跟我說這件事!」

想著如何對付亞撒過份的決定,卡雅在月光出來了的時候,仍沒有減慢半分。

如此日夜不停的趕路原因,是他要比亞撒早一步到達皇城。



「亞撒!是皇城來的公函!」

這一天,亞撒收到了信兵由皇城送來的招兵狀後已無心久留,在當天正午就起行出發,前往皇城報到了。

那招兵狀是有關現在所流傳的「第二帝國侵略說」的事。

「卡雅……」

在路上,烈日當空,他仍在喃喃地唸著卡雅的名字。

上無父母、下無妻兒、匝然一身,只有二十三歲的二等騎士亞撒,原本就是了無牽掛,挑著大劍就可以到皇城報告去也,可是,現在的亞撒有了卡雅。

不、不可以這樣說,卡雅並不是亞撒的,應該說,現在在亞撒的心中,有了最最最掛心的名字,那就是卡雅。

卡雅會不會忘了吃飯呢?

他會不會忘了到市集上買日用品和食物呢?

他家中的柴火還足夠嗎?

他又會不會只顧畫畫在書房中就睡了呢?……

「卡雅」是一個讓人擔心少一些也不行的名字。

那一次,亞撒不可能忘記,他在替村長帶口訊給卡雅的時候,發覺卡雅已經有兩天沒有喝過一口水,而且還發著高熱,竟仍然堅持著向一盤清水施展魔法。

「這不是普通的水,我正在練的是治癒傷疤的『治癒之水』,若是稍一分神的話就前功盡費的了。」

看著卡雅蒼白的臉,亞撒再怎麼勸阻也無效,最後只有陪著他一起直到練法成功為止。

那時候,卡雅虛弱到連站起來的能力也沒有,亞撒當下就橫抱著他,由他在山腰的家開始飛奔到村子中找醫生。雖然到了最後,診斷的結果是「過份操勞」和「飢餓過久」,這也有夠亞撒擔心死了,而且使他向卡雅發過脾氣。

「卡雅,幫助別人的藥是很重要,可是,你也得好好的照顧自己的身體呀,萬一累壞了的話怎麼辦?」

當時,卡雅居然仍然微笑著,帶著微弱的聲音回答道:「這些聖水比起我的性命更重要呢!要二等騎士大人生氣,我卡雅不過是一個魔法師而已,實在是受不起。」

被這樣的一個笑容打倒,亞撒的氣也就發不出來了,而原本要說的話也吞回肚子裏去。

「我覺得最重要的東西還是你啊,卡雅!」

他知道這種話一旦說了出來,又會被卡雅指責:「二等騎士大人是不可以說這種任性的話的。」

一想到卡雅的事,亞撒就無法安心,他生怕以後會沒有人照顧這不會好好愛護自己的人。
至於自己對他的感情……

如果沒有今次的招兵,亞撒打算照顧卡雅一輩子,也許在某一天,他會鼓起勇氣向卡雅表明一切。

只是,這一次不是普通的招兵,是「第二帝國侵略說」啊!這次的目的,是那個神秘的國度,那個只聞有人去,沒有人回的地方,那個一切一切都是謎的地方……

「算了,今次這一行,應是去的人多,回的人少了。」

這種感情,亞撒打算就此留在心裏,永永遠遠……



(2.)

這一天,卡雅清早起來就感到莫名的不安,使他在早上做「契」的時候無法專心,得不到今天應該得到的「契果」;不過,他卻拒絕了好心的精靈們給予的占卜。

每一次要進行「契」的時候,如果是有關對他重要的人的事的「契果」的話,不安會戰勝自然,使他得不到答案。即使他的魔法系已經到達了極高的水平,也敵不過「感情」這種東西。

難道是……亞撒?

在他的腦海中閃出這名字來,然後,在他俊美的臉上有過短暫的惆悵。

只是,之前的一晚他們才碰過面,卡雅並不察覺亞撒有不尋常的地方,那傻瓜仍是像一個初戀的少年第一次約會心儀的對象時般興奮。

過了正午的時份了,卡雅知道真的有事發生在亞撒的身上。

在平日,如現在一樣的時候,亞撒早已來到卡雅的家門前,說怎樣也會找個甚麼藉口來一遍,比方說帶甚麼日用品呀、鄰家大嬏煮的湯呀怎麼的來給卡雅。現在日過三竿了,卻連亞撒嘹亮的聲音也聽不到。

「亞撒……」

卡雅不得不擔心著。

「亞撒」是一個讓人擔心少一些也不行的名字。

記得有一次,不過是小孩子玩的紙風箏飄走了,不知到了甚麼地方而已,亞撒看見那些小孩子在哭,自告奮勇的說要去找。連問一下風箏飄走的方向也沒有,這傻瓜居然整條村子來回走了三遍,差不多每一棵樹也爬上去確認一下有沒有那風箏的影蹝。呀,那傻瓜,好像連那風箏是怎樣的也不知道哩!

到了最後,卡雅是看不過去了,於是向風的精靈卡媎詢問有關那風箏的事,才知道風箏是飄到村外的河上去了。

結果,那傻瓜由河的上游找到中游的轉折部份,終於找到了卡住在石縫間的小風箏,但是那風箏也已經殘破不全了。

儘管如此,這傻瓜還是把破風箏帶回去給小孩子看。後來小孩們雖也有道謝亞撒的幫忙,但一看到風箏的破爛,每一個都是紅著眼睛,不再說甚麼。

對了,最過份的事還在後呢!
亞撒這傻瓜當晚就去買了工具帶到卡雅的家中 ( 須知卡雅住於斯賓恩山的山腰上 ),請卡雅教他造風箏的方法。長期以來只是會行兵打仗的亞撒,這回竟然要替小孩做起風箏來!
「亞撒大人,你做的已經夠多的了,何需這樣勉強自己呢?」

那時候,亞撒這笨蛋帶著笨拙的笑容道:「卡雅你又會說『二等騎士大人應該做些更有志氣的事』吧?不過,一看到那些孩子,我就無法忍心放手不理了。對不起呢,卡雅。」

一想到亞撒的事,感情一向很淡的卡雅會變得不由自主,心頭的跳動會強烈不止。

第一次看見這個人的時候他已經有這樣的感覺了。

這種感情是甚麼?

「不,現在不是回憶的時候。」卡雅提醒著自己。

他必須做的事,是要知道亞撒是不是有甚麼意外或是不是陷入了甚麼危機。

去找亞撒嗎?

到目前為止,卡雅從來沒有單純地為了找亞撒主動地到這二等騎士的府中拜訪過,今次這樣突然,會不會有些奇怪?

可是,萬一亞撒真的有甚麼萬一的話……

「這種刺激我可受不起呢,亞撒……」

沒法子,唯有下山到村子中找他一次吧!

卡雅戴上披肩,二話不說就急步離家了。


(3.)


亞撒成為二等騎士,是在兩年前,他在滿二十一歲的成人儀式上的事,也在那一年,他和卡雅第一次見面了。

早在這之前,亞撒就已經有成為二等騎士的資格,可是根據帝國的規定,凡是俸給高於帝國內閣官員的人,都必須在成人儀式之後,也就是在二十一歲之後。

不少人都為亞撒覺得不值,但本人倒沒所謂,反正成為騎士本就不是他的本意。

亞撒的父親是一個獲得一等騎士名銜的上將,在亞撒只有十二歲左右的時候,參與護國戰中喪生,而母親亦隨此自殺死了。帝國把亞撒當是遺孀收納在帝國的軍營中,亞撒也不負帝國所望,在他仍是十七歲那年,己經得到了列國的諸侯所頒贈的三等騎士榮譽。

可是亞撒沒有成為帝國的受薪軍人,這是她的母親在死前所囑咐的遺言。

「如果立心為帝國效勞的話,不從軍也有別的途徑;如果因為受到帝國的物質所牽絆而令重要的人不幸的話,下場就如你的父親一樣。」

這番話緊緊的記在亞撒的心中,到了成為二等騎士之前,他仍是謹遵著母親的話而行;在成人儀式當天,亞撒甚至想立即到母親的墳墓親吻墓地。

在成人儀式中,他遇見了白色魔法士,卡雅。

以白色魔法士來稱呼卡雅的話,恐怕會被當事人給予一個白眼。因為卡雅的身份,是不可以單以這一個稱呼就能完全代表的;二等騎士亞撒在剛認識卡雅的時候,也親身的引證過這一點。

「請問閣下是不是那位白色魔法士,卡雅先生?」

被甚麼人問了一個無禮的問題。

換了在平日,卡雅的脾氣本應一早爆發,但是,當他看見那個問他問題的人的時候,就完完全全的呆倒了。雖然是這樣,習慣上一個白眼已經發了出去,使對方感到自己大概是說了甚麼得罪的話,不由得赤紅著臉。

「亞撒,你應該稱卡雅先生為『卑斯特的魔法士』的,那是最優秀的意思。」

卡雅看著這人在被提醒之後,連耳根也紅得不得了的可愛模樣,不知怎的竟毫不介意他之前的無禮。

「對、對不起,『卑斯特的魔法士卡雅先生』,我……」

卡雅給予對方一個微笑,示意他別把事情放在心上 ( 後來這個笑容被熟知卡雅個性的人稱為「惡魔臉上天使的微笑」),然後輕聲道:「沒關係,閣下就是今天要晉升為二等騎士的亞撒大人嗎?聞說亞撒大人的成人儀式也在今天舉行吧?恭喜亞撒大人在成人的當天榮升為二等騎士,這實在是帝國的光榮啊。」

亞撒的羞澀沒有退卻,反而有更甚的現象。

「是、是的、不,這實在是太過獎了,『卑斯特的魔法士卡雅先生』,我……」

「直接稱我為卡雅就可以的了。」

卡雅自懂事以來,應該是第一次以這樣單純的笑容向一個人說話的,亞撒令他的戾氣完全瓦解。

「啊?」

就是這種表情了,到了目前,卡雅仍是被亞撒這種傻氣的表情弄得心頭怦怦的跳動。

「我的年紀比亞撒大人的小,所以亞撒大人是不應該以敬語來稱呼我的。」

「是、是的……卡雅……這樣可以嗎?」

卡雅聽到亞撒直接叫他的名字的時候,心中有過陣陣的喜悅,就是連他自己也無法解釋當中的原因。

「當然可以。亞撒大人找我有甚麼事?」

亞撒這時赤紅的臉色退去了幾分,輕輕騷著頭道:「是這樣的,因為聽說今天替我舉行成人儀式的人是卡雅先……卡雅你,所以先來道謝,待會兒的事,就拜託你了。」
這就是亞撒和卡雅的第一次見面的情況。

可以說,雙方都有極好的第一印象,或許,在彼此的心目中,這一次的見面已經令他們之間的感情萌芽了。

→Next  
→Top
[PR]
by ishinovel | 2006-01-17 09:10 | [Novel]~Spr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