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彩~
ishinovel.exblog.jp

伊死個人小説連載版+CD感言版。女性向有。僅以此TOP向櫻塚星史郎致敬。最近超懶。
★★PROFILE★★
★★LINK ME★★

連結地址:http://ishinovel.exblog.jp

★★MY BLOGS★★
本家‧香港事情

分家‧英雄事情

分分家‧漫畫事情


★★LINKS★★
林弦親的Heart's Dice
検索
カテゴリ
最新の記事
タグ
フォロー中のブログ
記事ランキング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See U in Twitter!!!
以前の記事
ファン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
~Spring~春之頌歌 03
01 序章  02

03

今天的「契」令卡雅的心上下忐忑著。

「契果」告訴他,這一天亞撒就會到達皇城了。

已經有十多天沒有見過亞撒,不知他會怎樣?

他會不會掛念自己呢?

「笨蛋,不可能的。」




03

今天的「契」令卡雅的心上下忐忑著。

「契果」告訴他,這一天亞撒就會到達皇城了。

已經有十多天沒有見過亞撒,不知他會怎樣?

他會不會掛念自己呢?

「笨蛋,不可能的。」

亞撒是個老好人,常來自己的家,是因為自己只是一個人住在危險的山林中,購買食物、日用品,以致生活都不方便,亞撒因為這樣才會來幫手。他對格列寧中每一個人都一般的好吧?

連「充當第二帝國偵察隊」的事也不告知一下,也許在亞撒的心目中,卡雅認為,自己的地位只是等同一般村民。不,連村中的人也知道了,自己的地位不比村民罷。

明明是覺得亞撒對自己的好感高於一般朋友,卡雅卻沒膽量確認。萬一自己出錯的話呢?萬一亞撒不接受自己呢?這會為亞撒帶來困擾嗎?

可是,即使是朋友,離開格列寧,甚至離開帝國的大事也應相告一下吧?甚麼也沒說就走了,亞撒到底把自己當是甚麼了?

對了,我是在朋友的立場生氣,是朋友立場。

卡雅曾這樣解釋過自己生氣的原因。

朋友會因為生氣,騎上5、6天的馬去罵人嗎?會為了生氣心自動應徵去參加偵察行動嗎?

他無法欺騙自己。

但是他越來越不能了解亞撒的想法了。

怕他此行會有危險、怕他會一去不返,這樣的話一輩子也沒法知道他真正的想法。不好好說清楚不行,加入偵察隊的話也好保護他。不這樣的話,卡雅將會一生後悔。

下午,在噴水池旁打算再做一次「契」,想知道亞撒在甚麼時候來到時,他看到了,是亞撒。

從遠處就看到亞撒沉健的步伐,太久的別離看得卡雅著迷。

居然嚴重到這樣的地步?

不過是十多天沒見而已,居然會這樣想他嗎?

大概在第一次看到亞撒時,卡雅就被深深的著迷了。

他聽到亞撒和克維斯的對話,亞撒自言:「沒有甚麼可以顧慮的。」。

卡雅不禁無名火起:他不顧慮一下身邊的人的感受的嗎?平日對我的關心難道是假的?

一想到這兒,卡雅慣性地拋出了冷漠的視線和針對性的話。

看到亞撒的愕然,卡雅並沒有心軟。

這是這男人應得的回報。

亞撒呆呆地跟著在後面了,帶著彷彷彿彿的迷糊;卡雅的氣當然沒有那麼快就生完,對他就不加理會,逕自拉著克維斯走到自己的休息室去。

他比亞撒早了十天到達皇城,連騎了6天的快馬,休息的時間加起來勉強只有一個上午左右。

卡雅是一個很懶惰的人,他從來沒有試過騎馬走多於兩天的路程,明知道用馬一定會比亞撒快,他仍是揮動著馬鞭趕路,這一切都是因為亞撒。

到了皇城,他就和克維斯將軍認識了,大家都久聞大名。

在克維斯口中,他聽到了一些有關亞撒的往事,他和克維斯大而化之的個性竟也很合得來,二人就變得深交了。這些日子,他幾乎每天都找些藉口去找克維斯打聽亞撒的事,但他沒有說自己和亞撒是相識的。

儘管這樣,人生經驗豐富的克維斯很快就看出了甚麼端倪,尤其是看到了那兩個人見面後的態度後。

到了卡雅的休息室,克維斯就提出了他所觀察所得的疑問:「你和亞撒是認識的?」

「算是認識。」卡雅自顧自的斟著水喝 ( 克維斯自備飲料 ),盡量表現得滿不在乎。

克維斯觀察著問:「何時?」

「忘了。」

卡雅又怎可能會忘記?有關亞撒的事他甚麼也記在心中。他們是在兩年前,亞撒的成人禮中相識的,卡雅親自為他舉行儀式。

克維斯聽得到刻意的冷淡。

「你討厭他嗎?」

卡雅走到畫框前,拿了色版在原有的畫上修飾著甚麼,邊說:「沒甚麼討厭不討厭。」

克維斯覺得,如果這是掩飾的話,那麼這個年輕人的修為的確是太出色了些。
於是,他進一步試探,愛理不理的:「那麼你為什麼避開他?」

「我怎會避開他?」這問得卡雅有點心煩意燥,努力維持的冷靜把持不住的樣子,拿著畫筆的力度不自覺地加重了。

克維斯倒是看到了精彩的畫面了。

「你硬把我拉走,不是在避開他嗎?」

怎會是避開?我在生氣!

卡雅當然不會說出來,但稍一細想克維斯所說的話……也許,自己真的在避開亞撒?

如果不生氣的話,卡雅不知道該用怎樣的表情面對亞撒。

要告訴他「我是為了見你而來」的嗎?打死也說不出口。

「沒有的事,克維斯大人多疑了。」

克維斯突然縱然大笑,悠然找來一張椅子坐著,說:「我知道了,一定是亞撒那傻小子纏著你了,是不是?」

卡雅暗舒一口氣,還好猜錯了。

見卡雅垂眼默認,克維斯又大笑著說:「那傻小子以前起就是這樣死心眼兒,根本不會理會別人的感受,的確是很煩人的。」

「以前起」?

卡雅介意的是這件事。

亞撒以前有喜歡的人嗎?對方是個怎樣的人?現在還喜歡那個人嗎?怎麼沒有聽他說過?……

由卡雅的臉上,克維斯解讀到「焦慮」,他肯定了自己的假設。

克維斯裝作悠閒地喝著酒,實際上正瞄著卡雅的反應:「我勸你還是退出偵察隊好了,會被亞撒煩死的,而且又危險,早早退出才是上策。」

「克維斯大人,你要到哪去?」看到克維斯正打開房門,卡雅不得不放下畫筆追上去。

克維斯把酒瓶向下,說:「沒酒了,去問亞撒拿酒去,也好勸勸他離隊。這種事,由我們這種老人家做就好。」

「克維斯大人一點也不老,你是正值壯年的時候。」卡雅邊安穩著克維斯,邊從自己的行李中拿出一小個瓶子來,酒的香氣按不住從小瓶中散發開來。「克維斯大人別急著走,我這兒還有好酒。」

雖然口水正被誘惑流出來,克維斯還是忍住了。

「留來替我送行用吧,無論如何,我一定要勸止大家不要去送死。卡雅,你也應好好考慮。」

「那麼禮儀的事……」連酒也留不住人了,卡雅唯有再次搬出藉口。

「嘿,」平哼一下,克維斯臨前丟下一句話:「堂堂卑斯特的魔法士,連皇帝也要怕你三分,又何須禮儀?那不是天大的笑話嗎?」

把「陛下」說是「皇帝」,認為專業人士比「皇帝」更重要,難怪這人會被送到邊關把守。

「真是一個很有意思的人。」

下了評語,卡雅始終在擔心著。

克維斯可以說服亞撒的話就最好,不然的話,他絕對會跟著出發。

話說回來,克維斯看到亞撒後還會說甚麼?

會說自己的事嗎?

會怎樣說?

亞撒會有甚反應?

這一刻,卡雅覺得,自己和一個情荳初開的少年沒有分別。


Next
" target="_blank">Top
[PR]
by ishinovel | 2006-01-17 09:30 | [Novel]~Spr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