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彩~
ishinovel.exblog.jp

伊死個人小説連載版+CD感言版。女性向有。僅以此TOP向櫻塚星史郎致敬。最近超懶。
★★PROFILE★★
★★LINK ME★★

連結地址:http://ishinovel.exblog.jp

★★MY BLOGS★★
本家‧香港事情

分家‧英雄事情

分分家‧漫畫事情


★★LINKS★★
林弦親的Heart's Dice
検索
カテゴリ
最新の記事
タグ
フォロー中のブログ
記事ランキング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See U in Twitter!!!
以前の記事
ファン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
~Spring~春之頌歌 05
01 序章  02  03  04

05
足足過了一星期,這堪稱是帝國最強的6人偵察隊終於由皇城浩浩蕩蕩的出發去。
這星期做了些甚麼?

亞撒也莫名其妙,反正他們的隊長就是一個令人摸不著頭腦的人。

克維斯把出發日期訂於晉見後的一星期,妖精知道後就愉快地回老家 ( 異次元的妖精世界 ) 去,說要報告情況甚麼的;而其餘5位男士因為都沒甚麼地方可去,也留在皇城中等待出發的日子到臨。



05
足足過了一星期,這堪稱是帝國最強的6人偵察隊終於由皇城浩浩蕩蕩的出發去。
這星期做了些甚麼?

亞撒也莫名其妙,反正他們的隊長就是一個令人摸不著頭腦的人。

克維斯把出發日期訂於晉見後的一星期,妖精知道後就愉快地回老家 ( 異次元的妖精世界 ) 去,說要報告情況甚麼的;而其餘5位男士因為都沒甚麼地方可去,也留在皇城中等待出發的日子到臨。

問題當然是有,已經詔告了天下成立了的偵察隊的工作是很危急的,現在遲遲都未出發,在皇宮中就引起了群臣的不滿。雖然把這些議論都聽到肚子裏去,隊長克維斯骨碌一聲把這些話送酒消化掉了。( 小心營養不良!)

希爾為此很急燥,堂堂一個勇者被說作說「浪費帝國金錢的蟲子」、「因為沒有信心而賴著不走的沒膽鬼」等等,跟克維斯反映就等同對牛彈琴,於是,他三不五時就找亞撒去「消消氣」。

每當亞撒都開口叫卡雅的時候,都會被心煩意燥的希爾硬拉走,去進行甚麼「出發前的特訓」( 其實不過是打架發洩 )。

也許卡雅是有給過機會亞撒這笨蛋的,在首兩天他都隨著克維斯東來來西走走,也故意在亞撒面前出現。到了第三天,亞撒都沒有找過他,他就索性在出發之前足不出戶,自行修行了。

到亞撒騰出空擋來了,只能在卡雅的房門前呆前,沒法跟他解釋半句話。

卡雅沒有出過門,而亞撒已經等了超過36曆時(=24小時)了。

在這時候被遞上的酒瓶和大餅就如雪中的炭,救了亞撒的小命。

「你這笨蛋,老這樣坐在人家的門前幹甚麼?」

狼藉地吃著東西的亞撒深深認為,這為送炭的勇者先生是一個讓人生氣不起來的人。

希爾也知道自己有錯,機靈地說話致歉似的話:「看是我破壞了你們的好事了吧?你們倆小口是吵架了嗎?」

他的猜想卻令亞撒險些因食物堵塞在喉中而死。

「希、希爾先生,你、你誤會了……」

希爾倒意外:「不是嗎?你不是被趕在房門外的丈夫嗎?噢,是在搞錯了?」
亞撒猛點著頭。

「真意外啊,我以為你們已經有一手了說。」

「不、其實,我和、……我們只是好朋友,也許有多少誤會,我一直也沒機會解釋……」終於困難地說出了稍為完整的話了,亞撒怕一說錯了甚麼,會被卡雅聽得見。

他的擔心是多餘的,卡雅忽然打開了房門,在房中疾步而出。

看卡雅的臉泛著紅,掛著痛苦的表情,但仍恨恨地瞪了門外的兩個人一眼。

「卡雅!」

亞撒馬上窮追上去,因為,他感到卡雅的不對勁。

卡雅這種樣子亞撒見過。怎樣看,卡雅都是因為練習魔法失敗,身受了內傷;每一次在卡雅練法失敗時,身體就會承受法術的反沖擊,導致內傷。

而且,這一次看來,卡雅的傷不輕。

他是練著甚麼樣的高深魔法啊?

「卡雅,你怎樣了?你………」

手還沒有碰到卡雅,就被他使力揮開,亞撒更加的感到卡雅的身體狀況之差。

他只是裝著逞強的,實際上連站起來也會很吃力吧?

「卡雅,我想……」

「多謝二等騎士大人的關心了。」說話也大聲不起來,即使這樣,對亞撒而言仍是起著化學作用的。

亞撒按捺著對卡雅逞強的生氣,也不理這頑固的心上人的冷淡,一手從腰把他抱起來,直向前奔跑。

「希爾先生,麻煩你幫忙拿來大量的水,拜託你。」

「究竟是甚麼事?」希爾也跟著大步地步著,但亞撒的步伐越來越急,希爾追得很辛苦。

「卡雅受了內傷,得趕快醫治,求你幫助,我們須要大量的水。」

得悉情況,希爾也半步不敢久留,馬上回應說:「我明白了。」就奔著走。

待希爾走了之後,卡雅才讓痛苦衝出喉頭。

被扛起來是狼狽不堪,但和此刻所感受到的屈辱相比,這種不堪簡直是無物,令卡雅在意的,是他正在被亞撒抱著走的事。以前也試過這樣被抱著走,而且道路更長,那時候的卡雅所感到的是難得的幸運,在現的,現在不一樣了。

-「放下我!」說要人放低自己,卻抓緊了對方的衣襟,卡雅體肉的痛楚漸漸吞噬著他的理智。

亞撒也乾脆一句:「做不到,你現在須要的是治療和大量的水!」

冷水是為了降低因為內傷而起的高熱和脫水狀用的,亞撒之前遇過卡雅的這種狀況,記住了所須的物件和急救程序。

這人,他是記得怎樣治療的,他是記得的。

應該說他是過份溫柔?還是只有對自己是這樣?卡雅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可以這樣想得如此自滿。

可是,這種溫柔實在是害死人了。亞撒,你知道不?

卡雅首次在亞撒面前流淚。

儘管只有一兩行的淚水也足以證明卡雅的自制力正在瞬速崩潰;身體之壞也是有史以來最盛的。

亞撒只當是他的傷太烈了,所以才會哭起來,不免更加添幾分憐愛。

「放心吧,依芙小姐一定會幫個忙醫好你的,妖精的妖力對魔法士來說是最好的良方,你再忍耐一下,卡雅。」

聽到這種比平日更加溫柔的聲音,卡雅只有更心痛,己停止的眼淚再湧出來了。

「卡雅你一定是很辛苦,我卻連你的痛苦也感受不到……」

亞撒很恨自己當初沒有選擇成為術士而是步父親的後路成為劍士,要不言現在至少也可以感受到卡雅的苦楚。

「痛的話就咬著我吧,這樣會輕鬆一些。」

心痛已經超過了一切,卡雅一口咬在亞撒結實的肩膀上。

出奇地,亞撒得不到他以為的刺痛。

連他也沒有感覺。

一口一口地往亞撒的身上咬,卡雅好想大嚷出來,為什麼這個人可以這樣溫柔?

「好朋友」?

這樣的現實未免太殘酷了!亞撒!


Next
Top
[PR]
by ishinovel | 2006-01-17 09:40 | [Novel]~Spr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