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彩~
ishinovel.exblog.jp

伊死個人小説連載版+CD感言版。女性向有。僅以此TOP向櫻塚星史郎致敬。最近超懶。
★★PROFILE★★
★★LINK ME★★

連結地址:http://ishinovel.exblog.jp

★★MY BLOGS★★
本家‧香港事情

分家‧英雄事情

分分家‧漫畫事情


★★LINKS★★
林弦親的Heart's Dice
検索
カテゴリ
最新の記事
タグ
フォロー中のブログ
記事ランキング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See U in Twitter!!!
以前の記事
ファン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
~Spring~春之頌歌 06
01 序章  02  03  04  05

對了看完這一話後大概會想到了,Ishi是個《聖鬥士》的迷...


06
「喂喂喂喂!今天是誰負責守夜了?怎麼太陽都下山了還沒起好火?大爺我餓了!」

大概是瓶中物已經被消費光,靠酒精維時生命的人只好退而求其次,向食物方面索求。

事實上,離太陽下山有很遠,而營地也只是剛剛扎好而已,會這樣聲囂嚷,是因為實在是太過無聊了。




「喂喂喂喂!今天是誰負責守夜了?怎麼太陽都下山了還沒起好火?大爺我餓了!」

大概是瓶中物已經被消費光,靠酒精維時生命的人只好退而求其次,向食物方面索求。

事實上,離太陽下山有很遠,而營地也只是剛剛扎好而已,會這樣聲囂嚷,是因為實在是太過無聊了。

因為隊中有人受了傷的關係,每日的旅程實際上只會走7、8個曆時左右 ( =4、5小時 ),其他的時間不就是空了出來嗎?在皇城中可以喝喝酒、和兵士們做做訓練,倒是充實;一離開了皇城,時間簡直多得可以拿去賣!

加上這6人小隊的工作是輪流制的,沒事做的人每天都要為自己想一大堆作來打發時間。在這小隊中最重要的工作是守夜,即使是女性的妖精依芙也得要輪著做,通常負責守夜的人在當天也要決定好營地的所在、負責晚上的一嚏A這有利於訓練每一位隊員的野外求生技能。

「克維斯隊長你餓了嗎?這兒有些野果,我剛摘下的,餓的話先填一下肚子吧!」依芙笑臉近人,邊說邊俟近了在大嚷發洩無聊的克維斯。

在一旁獨自對著樹木練習腿左漣葫搕ㄨL眼,又直言:「身為一個女兒家,依芙你也真的很沒節操。」

「要你管!」依芙又和希爾吵了。

克維斯在美女相伴下吃著水果,忽然間,他想起來了,就問這兩個吵著的人說:「這一天,難不成……輪到卡雅或阿撒的份兒了?」

由於卡雅的傷還沒有好,如果是輪到他守夜的時候,亞撒都會自告奮勇替他做所有的工作。但因為卡雅的固執,總是拒絕這番好意,兩人就此一拖一拉,每每到了入夜才可以決定好營地生火燒飯,有時甚至把乾糧隨便的餵一下飢餓的群眾就作罷。

誠如克維斯所想的,這一天是卡雅的份兒。

希爾停下了拌嘴和練習,埋怨似的說:「我看我還是去獵個野豬甚麼的好了,那兩小口你儂我儂的,何時才有飯吃呀?」

「克維斯隊長,營地決定好了。」正在希爾要動身時,法籣克帶回來了一個好消息,原來他一直跟著那兩個人看好戲。「就在前方的石砰上,附近發現到河流,只是有些遠,來,我們起行吧。」

「哇──好耶!今晚可以洗澡了!」對於女性的依芙來說,這真是一個好消息。

「都說女人煩,常常嫌髒!」

「關你甚麼事?你不喜歡的話可以不洗,沒人迫你。」

沒有理會兩位年青氣盛的少年人,克維斯悠然問向法蘭克:「你是特地回來通知我們的?」

被問的法籣克咪起眼回答說:「這是我的工作,我樂於這樣做。」

克維斯歡愉地笑起來了,看來大家的想法也是一樣。

「這一帶的景色不錯,也不必急在一時,我們就邊欣賞美景邊慢走吧。」

法蘭克明白他的意思,也附和著說:「帝國的夕陽之美,真是令人流連忘返,一過了帝國的國境,又是別有一番的意象了。」

依芙插口說:「都不是一樣的嗎?」

「對於亞撒來說,我們比太陽更礙眼啦!」希爾解釋著說,仍不忘放下口箭,「女人就是女人,果然甚麼也不懂。」

「你說甚麼!」

「說你呀!」

要慢慢走的原因,當然是為了製造機會。

為了誰?

除了亞撒和卡雅,還有誰?

自卡雅受了內傷後,亞撒便一直在他身無微不至的照顧。在之前比起來,卡雅的冷漠似是收斂了些,亞撒仍是感到他們之間有著隔閡的。

他並不知道卡雅變得冷淡的原因,但他相信他們決不是沒有挽救的餘地的。

可是亞撒的想法並未使兩人的關係改善過來;至少,他的態度沒有令卡雅感到好過。每一次他看到卡雅眉頭深鎖,或是略帶哀傷地默想,心頭都有一陣痛。

「卡雅,這種打地釘的工作我做就行,你先休息一下吧……」

又來了又來了!

這兩個人又重覆著每天例行的對白了。

「我不是廢人,亞撒大人不必替我操勞。」甚至連看也不看他,卡雅固執地做著自己的份內事。

「可是……」

正想說些話反駁,亞撒感到到附近的異動。

亞撒只是說了個頭,連卡雅也感到不對勁兒了。

「甚麼事?」仔細想的話,這會是卡雅近陣子首次主動向自己說話,不過亞撒被危險的訊息傳遍全身,並沒發現這一點。

他打了個眼色,卡雅立即明白到意見是要自己留在原地,於是亦以一個堅定的眼色反抗著。

想堅持己見的亞撒被某種聲音打擾了。

「別跟來!」畢竟是放心不下,亞撒顧不了,他認為只要自己行動,危險就會遠離卡雅。

跟亞撒猜想的一樣,有人在不遠處觀察著他們,卻因為行跡敗露要撤退,不料對方死命跟著來,而且速度是意想不到的快。

亞撒往日在軍隊是被任命為先鋒的,就是因為克維斯看中了他的神速。亞撒輕鬆地追上了監察者,並拔出佩劍。

那人回頭瞧見了來勢凶凶的騎士,嚇得大叫一聲,從腰間拿出了一些甚麼對準了亞撒。

危險!

亞撒天生的戰鬥本能令他避過不知名的武器,他對那個人手中的武器非常疑惑,不敢莽動。

那人見武器打不中亞撒,開口嚷了一句話,不過亞撒聽不懂。

卡雅也追上來了,他從遠就看到了亞撒死裏逃生的一幕,心臟險些停止。

現在他看到了亞和那人的武器對峙著的場面,不顧一切把所有的不安孤獨和冷漠都棄諸道旁。

「天地之母,請結集於召喚你的白魔法士‧卡雅的身上吧!」卡雅舞動著雙手,構成了優美的動作,誰也不會想到這種美麗的動作引發起一陣寒冰,變成了飛箭似的小尖塊, 向著那個人攻擊!( 冰河絕技!鑽石星塵拳!) ( 爆死~ )

冰刺中了那人的手和大腿,也擦穿了那人的身體;那人嚎叫著,掩著傷口企圖要逃走,亞撒早己配合著卡雅的魔法早一步用劍擋著那人的路。

「你是甚麼人,是誰派你來的?」

亞撒進一步迫問著,那人又嚷了一些他聽不懂的話。

那人無法反擊,他的武器早在中了卡雅魔法的時候就丟在地上了。

聽語氣猜的話,這人大概是在求饒吧。

倏的,一匹快馬衝了過來,馬上的人手中也操著那種古怪的武器直指亞撒。

已經領受過武器的速度了,亞撒立時躍後,又避過一劫,可是那人卻被硬生生的救走了。

危機一過,亞撒自然照顧心上人。

「卡雅!」

卡雅用過一法魔法攻擊,令好難得恢復的元氣又損耗了不少,只是倚在樹幹輕輕喘息。

「卡雅你怎麼了?怎麼要勉強自己?你的身體還沒有好的!」

亞撒的衷心關心所得到的,卻是不滿的冷言:「你不夠那武器快的,剛才只要你一稍動,小命就不保了,亞撒大人。」

言下之意就是我救了你一命,怎麼不感恩圖報?

「但是重要的是你有傷在身!」

亞撒已經搞不清了。

以卡雅的個性,假如他對一個人沒興趣的話,他可以完全不理,大可以不出手相救;但是為什麼要救了人之後,又一副漠不關心的樣子?

「我說過我不是廢人,用不著亞撒大人你憐憫!」

再一次,卡雅丟出和他的魔法一樣冷的話。

「憐憫」?

在卡雅的眼中,難不成自己的行為是稱之為「憐憫」的東西嗎?

怪不得他會一直冷淡,但亞撒想不到自己何時犯著他。

「卡雅,我沒有……」

卡雅調整過氣息,呼吸已經回復順暢。他以一副好強的樣子截住了亞撒的話:「亞撒大人,我雖然是受了傷,少瞧不起人,這不代表我沒有用,要受你的恩惠的。」

這一次是「恩惠」。

卡雅的腦袋究竟放的是甚麼?亞撒真的好想一探。

卡雅愛胡思亂想的壞習慣他一早就知道,只是沒有想過對自己的誤會,可以嚴重到這種程度。

面對著卡雅,可真是有理說不清。

他很想大叫,這不是憐憫、不是恩惠;也不是瞧不起、不是奚落,甚麼也不是!

「為什麼你不信我……我只是……想保護你……卡雅……」

亞撒沒有勇氣喝出來,他嚅嚅的在心愛的人面前,說出這近乎是告白的話。

卡雅只是縐著眉,說:「亞撒大人言重了,把這番說話留給你喜歡的人吧。」

──「我喜歡的是你啊」!

說不出口了。

卡雅的誤會之深,再說甚麼也是徒然,亞撒了解這一點。

他不要卡雅對他的憎惡加深。

要像現在一樣嗎?

當然不是,不過總比更討厭好。

亞撒多麼的想念以前在格列寧的日子!

最少回到那段愉快的時光去!


Next
Top
[PR]
by ishinovel | 2006-01-17 09:45 | [Novel]~Spr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