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彩~
ishinovel.exblog.jp

伊死個人小説連載版+CD感言版。女性向有。僅以此TOP向櫻塚星史郎致敬。最近超懶。
★★PROFILE★★
★★LINK ME★★

連結地址:http://ishinovel.exblog.jp

★★MY BLOGS★★
本家‧香港事情

分家‧英雄事情

分分家‧漫畫事情


★★LINKS★★
林弦親的Heart's Dice
検索
カテゴリ
最新の記事
タグ
フォロー中のブログ
記事ランキング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See U in Twitter!!!
以前の記事
ファン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
~Spring~春之頌歌 08
01 序章  02  03  04  05  06  07

08
再一次看到由克維斯等人拾回來的古怪兵器,亞撒和卡雅兩人的鬱悶都可以暫時得以寄託。

「是這個嗎?」

亞撒回應著克維斯的問題,點著首答:「是這武器,當那人用這武器的這小孔指著我的時候,我本能地避開。之後,這武器發出了響亮清脆的聲音,像是有些東西在我臉旁擦過。」




再一次看到由克維斯等人拾回來的古怪兵器,亞撒和卡雅兩人的鬱悶都可以暫時得以寄託。

「是這個嗎?」

亞撒回應著克維斯的問題,點著首答:「是這武器,當那人用這武器的這小孔指著我的時候,我本能地避開。之後,這武器發出了響亮清脆的聲音,像是有些東西在我臉旁擦過。」

克維斯望向法蘭克,這武器現在就在他手中,事實上,也是他眼利發現到它的。

「亞撒,你的戰鬥本能救了你一命。」法蘭克一副「你是大難不死」的樣子來。「這武器如果運用得好的話,可以一次就貫穿你的頭顱或心臟,劍術多高明也只有認輸的份兒。」

亞撒很清楚這一點,不是卡雅的話,自己早就死了。

卡雅的目光對上了亞撒的,二人都瞬即回避。

很顯然,他們都想到了對方。

「是甚麼武器,我周遊列國從來也未見過這種古怪的武器,是暗器嗎?」

銀色勇者希爾一手就搶過那兵器,好奇地把玩著,有時把手指伸到那長長的管狀物中,有時握著粗闊的部份。

在他正要用手指扣住一個勾狀物時,平日冷靜的法蘭克卻驚叫起來。

「希爾先生!別拉那東西!好危險的!」

希爾知道自己的猜想正確,賊賊地笑著,以管狀物的小孔對著這位商人。

「老奸!你果然知道這武器的來歷,是不是這樣用?我拉下去的話會怎樣?會貫穿你的眉心嗎?」

法蘭克的臉色煞白,說不出甚麼,也不知如何說甚麼。

「頑童的行為到此為止。」一隻大手蓋著希爾的手,把武器接收了。

沒有生命危險後,法蘭克才重重舒了一口氣,感激他的隊長。

其實除了希爾,大家也很好奇,這是哪一國的武器?這武器的名稱和用法呢?

還是卡雅機靈:「難道是……」

受到提示,大家都明白了,卻沒一個人開口。

法蘭克嘆了一口氣,在眾人的威逼之下,只好投降了:「誠如你們所想的,這的確是第二帝國的兵器。」

「第二帝國!」依芙的叫聲也反映了其他人的心理狀況。

法蘭克點頭回答說:「對,第二帝國的人稱之為『手槍』,是一種有高度危險性的致命武器。」

如何危險大概不消多說了,剛才在戰區考察的時候,可以見到大樹上有著被這「手槍」打中的痕跡,深入了樹幹之中的一半。

「這是子彈匣,一枝手槍可放6枚子彈,看,這就是子彈。」法蘭克熟練地把「手槍」的構造解說給大家知道,又把套出的子彈傳給他們看。「每一發子彈的發射速度比一隻獵犳快10倍,威力也強勁好幾倍,雖然未達到光速,不過對於不會魔法的大多數人來說,這是非常具有殺傷力且方便的武器。」

「就是這顆小小的東西在我身邊擦過,還險些取我小命?」亞撒把玩著那只有兩節小指大小的「子彈」,在嘖嘖稱奇。

他領受過子彈的威力,自然會信服,但希爾則不以為然地說:「怎可能會這麼快?我就不相信這東西可以做得到,要引發這種速度,一定要有相當大的力量才可以。」

「是因為子彈中有火藥。」法蘭克說出了重點。

這樣一來,大家都理解得了。

帝國用火速來做各種各樣建設性的事,煙花、開山、藥療、開墾等等,並且在帝國和大陸的其他國家中,都有簽訂條文,禁止以火藥作軍事用途,因為彼/此都明白得到火藥的破壞力之強,對每一國都有危害。

「我今天所說有關手槍的事,請大家千萬別張揚出去,」法蘭克一副為難的表情,當中也包含了好些哀慟。「帝國是和平而美好的,手槍這種可怕的武器一旦流入市場,不單會引起武器的惡性競爭、令武器走向一個永不回頭的發展方向,也會把帝國的經濟拉倒下來!後果會是怎樣,我真的不敢想像!」

「三句不離老本行,說得很動人,你怕其他商人得到手槍,你會毫無利益罷?」希爾一眼就看破了法蘭克的想法。

法蘭克也不客氣:「你可以這樣想,事實上這對帝國也不好。」

亞撒的意見則重於人道方面:「手槍在帝國會引起恐慌,這一點我也同意,為了帝國的哪一方面,我也讚成把這件事保密。」

「亞撒,別太仁慈了。」希爾口是這樣說,自己也明白事件的嚴重性。

可是,亞撒的這種想法最為正確,似乎沒有人反對保守秘密。

於是,貴為隊長的克維斯落下命令說:「好,只有我們6人知道就好,不可以有人向任何人說半句,即使是皇帝也不可以說!」

「不過大概我們已經不可能回得了帝國,敵人的裝備是以壓倒性的姿態比我們優越。」

這時候,卡雅道出了雖然是大家都明白的事實。

也許在賭氣罷,依芙打著對台說:「卡雅怎麼說這種不吉利的話?亞撒大人,你說說看,這樣不是說我們都不能完成任務,回帝國覆命嗎?」

亞撒光是聽到卡雅那種洩氣的話就愕上了一愕了,當依芙問他的意見時,他有好一陣子反應不過來。

──卡雅是不會說這種話的。

「不,一開始我也不打算可以活著回來,我是本著必死的決心接受帝國的招兵的。」

和卡雅的話相比,亞撒所說的更加認真,這使氣氛一下子嚴肅起來,依芙也不敢說氣話了,她大概也知道自己挑起了一個不得了的話題。

「我說不用太過悲觀,萬事總有活路。」以明朗的語氣把這種氣氛一下子就打破的,是銀色勇者希爾。「先假定『第二帝國』是入侵我們帝國的敵人,作為攻佔的侵略者,絕不會輕舉妄動,必會仔細觀察對方的行動的。剛才的一班人離我們應該不遠,我們應當趁他們偵察的這段時候打跨他們!」

克維斯倒是很欣賞這種說法似的,揚了揚眉:「聽你說,是有好計策?」

希爾咧嘴笑著:「亞撒他們說對方有馬,猜想是這兒方圖數里左右的地方會有根據地,我們何不現在就直接去搗亂一下?」

「這怎算是好方法?」依芙馬上就嚷叫說。「他們有手槍的!」

「所以才要突擊,難不成在偷擊前還要向他們一嚷一句:『我來攻擊你們了!請好好防守』嗎?這樣不是成了笨蛋?」

希爾把他們剛見面時的口舌之仇報了,大快其心。

「不用再說了,沒勇氣的人就留下,我一個人都可以做得到。」

連隊長的口舌之仇也一併報了。

大家都被這位不怕死的銀色勇者嚇倒,認為這種決定是天方夜譚。

除了一個人。

那個人驀地大笑著,然後用力地拍在希爾的肩膀,說:「好一個銀之勇者,正會我意!」

「克維斯大人,這……」亞撒插口說。

那個大笑的人,正是克維斯,一個更加不怕死的一級騎士。

「我想,第二帝國也會有佳釀的吧?」說著話,眼光直指法蘭克。

法蘭克明白了這位隊長的暗示,嘆著氣,唯有屈服了:「你想知道甚麼?」

克維斯的臉上呈現了好戰的將軍應有的冷血。

「槍火的性能、數量,所有的事。」

亞撒仍是加以勸阻說:「隊長,但是卡雅的傷勢……」

卡雅無情地打斷了這句話:「不用各位操心,只要依芙在我身邊一直幫我療養,我就可以發揮原有的力量。」

亞撒愣住了。

他無法相信。

卡雅是在幹甚麼了?

他不要命嗎?他是要自殺嗎?為什麼卡雅要這樣樣自虐地做?

周圍的人在說甚麼,亞撒並沒有聽見。他一想到卡雅這種自殺式的行為,血液都凝住了。

克維斯大概在說問著有關手槍的事,亞撒沒有理會,平日的話他一定會細心傾聽,然後給予一些中肯的意見,現在他的心中在意的只有一樣。

「法蘭克先生,這手槍是任何一個第二帝國的人民都會使用?還是要受過特別的訓練才會使用得到?」

看卡雅正在專心地參與計劃的設計,亞撒無法不著緊,甚至大聲地打斷了住行中的話題。

「卡雅!」

聽了這一叫,卡雅感到自己的心臟快要裂開了。

眾人都頓時把目光放在亞撒的身上。

「卡雅你知道自己在做甚麼嗎?勉強的話後果會是怎樣你自己最清楚!為什麼你要逞強?我不要再見到你有事!」

大家都非常安靜,也閉O被亞撒突然的激動嚇呆了。就連克維斯、甚至是卡雅也沒有見過亞撒這個樣子。

卡雅本是怔著,一下子又跳回那淡淡然的神態,別過頭說:「這是我自己的事,無須亞撒大人的操心。生死自有天命,卡雅今天要葬身於此也是定數。」

這話說得已經夠絕的了,其他人都感到這兩小口之間的糾纏不是用三言兩語可以化解得到,都不知道可以說甚麼。

「即使是天意我也要反抗!」

亞撒沒有如以往一樣,碰了釘就收手,反而更按捺不住胸懷的激動。

「你怎可以不愛惜自己的生命的?你是要堅持的話,我連你的份也扛下來做!」

意思很明顯,是亞撒說如果卡雅是要去送死的話,他可以代去死。

「我……」

卡雅的腦袋變得一片空白,他本想說些話去回駁,在聽到亞撒的這番話後,以往的一切在一瞬間都拋諸腦後。不,其實自見到亞撒險些被手槍打中的一刻起,他就不再介意了。

「喂喂,你、你犯得著這樣嗎?人家都不領你的情!」希爾以難以置信的語氣勸著那個笨騎士,「雖然是救過你一次,也不用以身相許的吧?受傷害的是你自己呀!」

會這樣說,是因為希爾這個直性子的人實在是看不過眼之故。他不忍見到兩個彼此傾心的人為了不知哪來的誤會把磨擦的傷口擴大,如果沒有人故意幫上一手的話,這兩人似乎就要就這樣過一輩子了,現在則正是機會讓兩個人都好好想一下彼此的事。

「閉嘴!」

然而,希爾卻被這一句喝得差點兒沒咬倒自己的舌頭。

一行6人,在這段期間,每人都被亞撒所獨有的陽光氣息所吸引,而待人有禮的亞撒從不會說話粗鄙,連大聲一點也不會,永遠都像一個大哥哥大樣親切。

可是現在,他大聲罵人,而且,毫無道理,亮不客氣。

「我不想解釋,克維斯隊長,請你允許。」

重重的擔子一下就落在克維斯身上。

克維斯反是一副懶洋洋的模樣,抓著頭皮看著這一班部下。

意識到大家所想的和自己不一,這位隊長沒有被緊張的氣氛感染,他胸中所想的主自己和大家不一樣。




●好長好長的一話......驚驚,.....


→Next
Top
[PR]
by ishinovel | 2006-01-17 09:53 | [Novel]~Spring~